因為於正的電視劇陸續捧紅了楊冪、馮紹峰等人,像Angelababy、陳妍希(從上至下)這樣的電影演員也開始願意出演他的作品。
  於正 年度作品
  《陸貞傳奇》
  《笑傲江湖》
  《宮鎖沉香》
  《像火花像蝴蝶》
  2013年,編劇於正正式轉型為製片人並推出了幾部高收視的劇集,今年又將有《雲中歌》《神雕俠侶》等和觀眾見面。此外,他還把事業領域拓寬到電影業,推出了首部電影《宮鎖沉香》。雖然作品口碑有爭議,但於正正在成長為頗有影響力的製片人是一個事實。可堪為證的是,Angelababy、陳妍希、周冬雨等紛紛以敢於頂雷的姿態進入“於式古裝劇”,同時,被他作品捧紅的陳曉、袁珊珊、趙麗穎等也“人氣話題齊飛”。如今,於正開始瞭解網絡小說,在他看來,“努力瞭解年輕人”才是正經事。
  回顧
  “神雕”是我對愛情的理解
  我在2013年主要是新創作了兩部作品,一部《雲中歌》,一部《神雕俠侶》。這兩部融入了我很多新的想法,比如說《雲中歌》,我的初衷是希望把桐華的這部小說搬上熒屏,因為它是一部網絡小說,我就是希望通過不同的媒介,介紹下在混網絡的年輕人的眼中的古裝言情是什麼樣子的。
  而改編《神雕俠侶》,是因為金庸小說里我最喜歡的就是《神雕俠侶》,但沒有一部版本能達到我理想中的感覺,我希望能夠通過我自己的筆觸,把它的感覺發揮出來。我覺得“神雕”宣揚、展現的是愛情的專一性,無論社會怎麼改變,情感是不變的。戀愛就像是被丘比特射中的箭,它一定是憂傷的,而不是完美無缺,我希望通過《神雕》來展現又甜蜜又憂傷的愛情故事給大家,希望大家學會珍惜身邊的人。
  說句托大的話,我覺得《神雕俠侶》一定會超過我之前的《宮》和《笑傲江湖》的。人都是有進步的,因為《神雕俠侶》是一部通過武俠世界,把情感世界寫得最美滿的小說,剛好它能展現我的優勢。而且《神雕》和《笑傲》不同,它的情感不是時代特性,而是時代共性,因此能通過現代化的感覺,展現得更淋漓盡致一點。
  感觸
  傷害誹謗鍛煉了我的心臟
  去年,包括前幾年最艱難的事情是我忽然進了娛樂圈,有很多莫須有的傷害和誹謗出現。不過這鍛煉了我的心臟,讓我走進了人性化的世界,原來我生存的世界並不是想象中的童話,但這並不妨礙我的善良,我會堅持我的善良,而且有良心的人以後應該過不去的吧。
  至於沈泰?(演員沈泰和於正發生了糾紛)我已經報警,警方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了。
  去年還是有很多難忘的時候,最美好的就是我終於實現了我的電影夢,我也因為這個學到了很多東西。學到了一切的想象都必須付諸實踐,學到了很多操作上不一樣的東西,學到了好電影並不是一個好故事就夠了。其實,第一次做電影不虧錢已經是非常開心的事情,其他的波折就可以當做學習了。
  未來
  今年想拍一部更極致的劇
  我想在2014年重新超越自己,拍一部更加好的電視劇。其實2013年拍的兩部戲我覺得做得不夠極致,今年我應該做得更極致。對於電視劇我有新的看法,將會嘗試新的東西。電影方面,我當然想繼續拍電影,我有三個案子在策劃中,但目前沒有選定。
  還有我們家藝人有了很多進步,尤其是陳曉在電影圈有了很多導演找他,姍姍也有很多電視劇找她,其他導演對他們的評價都很不錯。明年可能他們會在外面有一定作品,因為我的戲局限在古裝,但姍姍應該去拍些現代戲,也可以多接拍一些廣告嘛。而且我覺得藝人每年都應該接觸一些不同類型的戲,這也是我對演員的規劃。
  ■ 對話於正
  我不會以太貴的價格請演員
  新京報:有人說於正的戲就是色彩艷麗,您擔心這一點很容易被別人模仿嗎?比如說新的《天龍八部》。
  於正:你覺得一樣嗎?我覺得完全不一樣啊,每個人都是獨特的。這一點看收視率就知道了。我也不想批評別人,但我是個獨特的人,我對武俠世界的理解也和很多編劇不一樣。
  新京報:現在Angelababy、陳妍希等電影演員都進入電視劇圈了,您怎麼看這種現象?有人說是因為年輕人重新回到了電視機前。
  於正:首先有三個原因。一,電影不再捧人了,隨著電影銀幕增多,電影多了,觀眾的聚焦點模糊掉了,遠遠沒有電視劇傳播得廣。你看,除了幾個大導演,電影越來越難捧紅人。二,電視劇演員價碼比電影演員高很多。三,電視劇演員拍得好的就走上了電影圈,但你從來沒有看到過純靠電影出來的還能接很多廣告的演員。年輕人回歸電視劇也是正常現象,我覺得電視市場繁榮是整體繁榮,和我沒有關係。
  新京報:那你找她們拍電視劇不擔心成本太高?
  於正:我有一個自己心目中的價格,如果談不攏就換一個。我覺得演員一直是一個可取代的行業,我不會以太貴的價格去請演員。
  新京報:你怎麼看待郭敬明的價值觀、審美呢?
  於正:任何人的評價都不能去認可,而只能去接受。郭敬明很了不起,雖然只看過《小時代1》,但裡面有青春、友誼和時尚等元素,我覺得挺好的,有很值得觀看的部分。現在我也和郭導一樣,在努力接受年輕人的想法。
  新京報:聽說你在瞭解網絡小說?
  於正:我以前特別排斥,覺得這個是不對的。但現在要瞭解年輕人、要跑在別人前面啊,要不斷學習,只能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吧。我接下來有一部和網絡小說相關的作品。
  新京報:您覺得網絡這一代人,和你價值觀有什麼區別嗎?
  於正:從喜歡文藝、婉約的、人間四月天的,到現在喜歡簡單粗暴的,這不就是最大的改變嗎?感覺更直接、快速、強烈、衝動。
  新京報:你會拍現代戲嗎?限古裝令出來之後,您有擔心市場前景嗎?
  於正:對我沒有影響,只要不是封殺古裝劇,我都無所謂,不怕貨比貨嘛。現代劇目前沒有計劃。  (原標題:要瞭解年輕人,要跑在別人前面)
創作者介紹

庭園傢俱

wm84wmlw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